标签:收费员

文章

一个社会巨婴的自白:“我除了收费啥也不会”

伍霁云 - 伍霁云 发布于 2018-02-05

2018年1月8日,河北,唐山。 从当天起,唐山城市路桥所有收费站停止收费。但这件事却遭到了收费站工作人员的反对,因为撤销收费站对他们而言就意味着失去工作。人社部门根据通用的劳动协议补偿他们,并表示,有新的就业岗位一定优先安排她们,这下“她们”不干了。 “我当初辛辛苦苦托关系走后...

阅读(1953)评论(0)赞 (0)